危机 [情节虚构,如有雷同,纯属巧合]

此时的苏岩, 走在车水马龙的街头,急急匆匆地赶回办公室上班。

前言:《情网》是一篇几经周折的小说,写作的过程断断续续,发布的历程也是一波三折,弄得当初追着看的读者也渐渐了无兴趣。既然已经写完了,我还是完整地在村里发布出来吧,对号入座也好,一笑置之也罢,也算是给大伙添加一点茶余饭后的娱乐,答谢大伙对我一贯的支持和鼓励。

招聘会的日子到了,见面的机会也如期而至。

苏岩中午接到妻子娴的电话。娴是公务员,在市政府财政紧缺的情况下被迫减少工作时间,工资也随之减少了20%,因而心中不快。听到她在电话里诉苦,苏岩心生怜悯,因而约她出来一起吃午饭,试图给她一些安慰。可惜,她似乎并不领情,除了抱怨美国经济不景气,也抱怨苏岩这些年对她的专业学习不闻不问,以至她的知识陈旧,技能老化,面临着被电脑就业市场淘汰的困境。

危机 [情节虚构,如有雷同,纯属巧合]

初秋的早晨,天色湛蓝湛蓝的,微风和熙,空气清新。苏岩开车出了家门,自由和清爽浸入心脾,一扫连日来心头的阴霾,心也随着风和日丽的天气舒展开来。他已经很久没有出门了。失业以来,他躲在家里,多半时间是窝在阴凉的地下室,一是为了躲避夏日炎炎的高温,也是为了躲避终日唠叨的娴。突然来到外面的世界,他觉得阳光有些刺眼,但阳光照在身上的感觉真好,暖洋洋的,像有一只温柔的手在抚摸着他。他打开了车上的CD,淡淡的音乐在耳边响起,尾随着缓缓移动的车流,他眯起眼睛,让自己的思绪自由流淌,不着边际,漫无目的。。。

其实苏岩也曾一而再、再而三地劝说娴要更新专业知识,提升自己在行业里的竞争力,她却当作耳旁风,电视连续剧看得不亦乐乎,专业哪里学得进去?!

小骁的先生老刘和亚兰没聊出什么结果,却让亚兰对小骁的婚姻危机有了一些不同的感受。

说实话,苏岩一直很渴望见到亚兰,虽然他曾经看到过几张亚兰的照片,但亚兰的形象始终“活”不起来。他可以想象她的一颦一笑,但毕竟是想象。有时觉得亚兰离他很近,尤其是夜深人静他们电话聊天的时候,近得有种耳鬓厮磨的感觉;但有时又觉得很远,心里空落落的,毕竟没有一点“真凭实据”。他希望见到亚兰,但男人的自尊又让他难以启齿,怕亚兰有误会。苏岩的心里很干净,实在没有一丝龌龊的念头。但毕竟双方都是有家室的人,心里的情谊还是保留在网上,不要牵扯到各自的现实生活。只是,他们已经知道太多彼此的生活,已经成为彼此生活中的一部分,而且是相当重要的一部分,这对处于失业、家庭双重压力的苏岩来说更是如此。

娴本不聪明,但运气一向很好。当年在国内考大学,虽然成绩不太好,她却踩着分数线上了大学;虽然是三流学校的三流专业,毕业后凭父母的关系却在政府机构弄了个职位悠哉游哉混了两年;随同父母移民到了美国,别人为生计打工,她却在电脑专业红火时由父母资助读了电脑硕士;电脑专业枯燥又费脑子,好在她几乎读不下去的时候认识了苏岩,考试靠死记,编程靠苏岩,弄不懂逻辑编不出程序,却仍然稀里糊涂地毕业找到一份称心如意的工作。。。享受着如此平顺的人生,捧着公务员的铁饭碗,靠着聪明能干又高薪的苏岩,娴理所当然地在众人艳羡中懒懒散散,悠然自得。

老刘不是傻子也不是无情无义之人,他深知十几年风雨同舟夫妻之情的份量,也明白离异会导致自己和孩子之间隔阂甚至骨肉相残,却仍然在痛苦的挣扎中执着地要求离婚,是否也有其合理性?从某种意义上说,如果一份婚外情能驱使一个男人义无反顾地走向离婚,也反证了这份感情的魅力;也说明原来的婚姻一定有其自身的问题,夫妻双方也一定有值得自我反省检讨的地方。

亚兰是个什么样的女人呢?这个问题苏岩已经问过自己千百遍了,自从第一次看见她跳芭蕾舞的照片,他就有一种想看看她的正面的冲动。随着越来越深的了解,他就越来越想看见她。

世事难料,谁能预见计算机行业的泡沫会这么快破裂?谁能预料铁饭碗会变成泥饭碗?尽管娴并不喜欢电脑专业枯燥的工作,但她还是很得意那份工资啊。工资减了20%,其实对全家的生活并没有太大影响,但她还是满心的不情愿,婆婆妈妈,时不时地冲着谦和懦弱的苏岩发泄怨毒。

隐隐约约地,亚兰觉得小骁的婚姻已经走到了尽头,小骁死抓着老刘不放也没什么意思,倒不如该放手时就放手,重新寻找属于自己的生活和归宿。只是,这样的想法很难跟小骁说出口,更何况自己总觉着孩子理所当然地应该拥有一个完整的家,能无忧无虑地长大成人,因而她多多少少也和小骁一样,期望老刘能回心转意回归家庭。事实上,十几年共同生活的亲情基础和孩子的血缘维系,绝对是对抗婚外情的强大武器。小骁和孩子的情真意切,还是有可能动摇老刘的离婚决心,让老刘因不忍舍弃、伤害小骁和孩子而不得不放弃新恋情。

今天就要看见她了。苏岩的心在“嘭、嘭”地跳着,脸也“唰”地红了。他在后视镜中看了一眼自己,嘴角一翘,嘲讽了自己一下:
“想什么呢?只是心灵的朋友,不要胡思乱想。人家只是可怜你,帮你渡过难关罢了。”

唠唠叨叨地一个中午,搞得苏岩心里也挺烦躁的。其实,公务员减时减工资已不是新闻,两三个月来从电视到个人都在议论纷纷,娴更是早就为此烦躁不安,脾气也日渐变坏,原本安静的家,渐渐充满了她的唉声叹气和无休无止的抱怨。苏岩劝她努力一把在专业上学点新技能,她却拿起书本就打瞌睡;苏岩为她培训讲解,她也常常不得要领而反过来埋怨苏岩指导无方。

只是,这样的可能性有多大?

苏岩虽知道亚兰的职业,但不知道她具体的工作单位。今天约到图书馆来会面,苏岩也没有什么具体的安排。这就是苏岩的风格,他从不要求什么,但如果得到,他会很感激。像今天这次会面,若不是机缘巧合,他肯定不会贸然提出;亚兰主动向自己提供招聘会的信息,又善解人意地回应自己图书馆相见的暗示,他心里还是觉得美滋滋的。一是他真的渴望见到亚兰;再者他知道亚兰是一个很矜持的人,能欣然应允相见,是他们两人关系的一个新的突破。从心灵的朋友到现实生活中的朋友,这个意义还是蛮大的。但这也可能会导致关系的倒退或者终结,因为在网上或即便是在电话中联系,毕竟还不是那么直接,人会有意无意地掩盖自己的缺点,也会有意无意地夸大对方的优点。但在现实中就“赤裸裸”了,所以才有了“见光死”一说。

唉,能力有限就不要再找工作了。即便娴不工作,自己也能撑起这家,有什么大不了的?!当初苏岩听任娴不学无术,也就想好了她即便不工作也无所谓的!这还没失业呢,怎就那么罗嗦呀?!苏岩真有点不胜其烦。人家亚兰也有失业的压力,但她却能那么冷静那么勤于思考善于学习。唉,人和人就是不一样。妻子要有亚兰一半的聪明能干善解人意多好啊。

不定期地,亚兰和小骁会互通电话。话题当然涉及婚姻危机对孩子造成的极大伤害,亚兰只能婉转地劝小骁,要尽量避免在孩子面前谴责老刘的过失,而应该强调父母在任何情况下都会一样爱孩子,也会安排好他们的生活。这些话颇有劝小骁要做好离婚思想准备的意思,但始终还是没敢跟小骁谈及离婚的可能性和可行性。也许,婚姻的个中滋味,是离还是凑合,只有当事人最清楚,就连婚姻咨询师也起不了多大的作用。

也顾不了那么多了,反正自己不会以貌取人,从照片上看,亚兰也长得清秀可人,绝不至于让自己反感。苏岩又在车的后视镜中看了一眼自己,没有刻意装扮,但绝不邋遢。这还得归功于苏岩良好的心理素质和生活习惯。失业归失业,苏岩每天的生活起居还是很有规律,每天清晨按时起床,洗澡刮脸,一丝不苟。今天虽然穿便装,也还是干净整洁。这样也好,这就是生活中的苏岩,偶尔会丧气,偶尔会赌气,偶尔会发脾气,但总而言之,还是一个受过良好教育,有一定生活阅历,老成持重,温文尔雅的男人。

想起整个中午没跟亚兰说话,苏岩心里竟然有点怅然若失。

事实上,小骁老刘夫妇已经接受了好几个疗程的婚姻咨询,可惜没什么效果。老刘虽不再直接了当地高调提离婚,却在矛盾和痛苦中一点一滴地为离婚作准备;小骁在这场拉锯战中身心交瘁而生倦意;孩子成了婚姻危机中解不开的结。

苏岩自信自己不至于让亚兰讨厌,倒不是觉得自己英俊潇洒,而是认为自己从不刻意隐瞒什么,坦率诚挚,网上网下是一样的,所以也不怕见面。想到这里,苏岩自己笑了,觉得自己这么思前想后,如同对待面试一样,说明心里还是很在意的,为什么呢?为什么对一个网友,一个自己从来没有见过面的人这么在意呢?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在期望什么,虽然很模糊,很朦胧,自己还是在期望着什么。和面试一样,自己期望的是得到那份工作,希望展示自己的聪明才智,希望能给招聘者一个满意的印象。自己对亚兰有什么期望呢?从网上的好友,到心灵的朋友,到生活中的挚友?也许是吧,也许还有更深的期望,所以才那么在意。自己也想有一个“红颜知己”,自己也期望一种“浪漫”关系?想到这里,他的脸又红了。不对吧,自己从来没有想过要有更深的关系,即便在对亚兰说“我爱你”的时候,也是安慰的成分多一些:亚兰在《他和她》所表达的那种迷惑,那种挣扎,那种无助,那种期待,那种渴望,令苏岩吃惊、震撼、不能自已,他还能说什么呢?!这个“爱”字,关爱呵护的成分更多一些,并不是男女之爱,至少当时说的时候心里是这样想的。

苏岩回到办公室已到了下午上班时间,来不及上网跟亚兰说句话就投入了工作。

与此同时,亚兰的邻座同事却在众人的议论纷纷中毅然开始了离婚官司。

苏岩本不是一个浪漫的人,泛泛之交的人甚至认为他木讷呆板。像苏岩这样的人也能和“浪漫”二字挂钩,这个世界突然就丰富多彩了:那个提着公文包匆匆赶路的家伙是不是要赴约会?那个在路边张望的少妇是不是在等待她的情人?苏岩这么想着,突然感到这个世界的诡谲和自己的荒唐,我在干什么?我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吗?他的灵魂挂在车顶上在审视着他,然而结论是否定的。我并没有期望一个浪漫的约会,我只是想看看她,看看这个在我生活中关心我的人,在我颓废时支持我的人,我要当面感谢她,让她知道我不是忘恩负义的人,我要告诉她,她的支持对我多么重要,仅此而已。这样想着,他就心安理得了。

好不容易捱到下班,苏岩心急火燎地进到贝壳村,见到亚兰在线,心里一下子热乎乎地:“再见到你真好。”看着荧屏上自己打出的几个字,苏岩觉得自己挺酸的,不就是中午没网上“见”而已,真有那么“如隔三秋”吗?心下有点好笑,但想想确实是自己的心声流露啊,酸就酸,实话实说吧。点击一下就送出去了。

邻座似乎对一切议论毫不在意,照样旁若无人地在座位上进行每日午饭“电话粥”,有时欢声笑语,有时抽泣哽咽。亚兰虽无心窃听别人的电话,但不经意间还是听明白了邻座的婚变梗概:

整整一个上午,苏岩魂不守舍,迷迷糊糊地赶到招聘会场,又懵懵懂懂地听讲座交简历,再茫茫然地离开会场,苏岩心里萦绕的全是亚兰。好不容易捱到中午,他马上溜号,开车去见亚兰。

电脑那头,亚兰收到这几个字,心里一热,觉得两人真是心意相通,自己何尝不是颇有欣喜之感?略一沉吟,点了微笑图像,“中午怎么没上来?”送了过去。

邻座当年在感情空虚生活潦倒的时候结识了深爱她的现任丈夫,她视他如救命稻草而嫁给他,开始了感情苍白的婚姻生活,在沉闷抑郁中挣扎了15年。金融危机导致她先生的公司难以为继最后宣告破产,并因此诱发了他的忧郁症,这更使他们的婚姻生活雪上加霜。为了疏解压力,她频繁出入健身房从而结识了她的现任男朋友,一个年近60的健美教练,四肢发达,头脑却不简单;他聪明、能干、儒雅又善解人意;他人老心不老,健康有活力,两人不仅一起跳舞练瑜伽,还一起爬山、跑步、滑雪、游泳、冲浪,生活充满了生机和乐趣。身心相吸、水乳交融,她无以抗拒这真爱的魅力。相比之下,她和丈夫在一起虽然物质丰裕却精神赤贫,她不想再跟丈夫一起郁郁寡欢地慢性自杀。她不愿意为他人活着,哪怕那个他人是于己有恩的丈夫或者是自己的孩子;她要分秒必争地追求爱情享受生活,尽管孩子的谴责和决断也是她心头的痛。。。

转眼间来到xx大学的校区,车速慢了下来,苏岩正寻思着在哪里停车,突然看见手机的信号提示,有一个短信。他把车停在路边。短信是亚兰发来的:“你还在路上吧,怕电话打扰你开车。短讯告诉你xx街拐角处的泊车场。停好车就来图书馆等我吧。”苏岩的心里又有一股热流涌过,多么周到细心体贴的人啊。。。

苏岩自然是解释一番,末了加上一句:“想我了吗?”

邻座嘴里说出来的故事跟同事们传说的版本略有不同,外人很难评说哪个故事更接近真相。每个人的经历和性格各不相同,为人处事的方式也不一样,对感情对婚姻的态度大相径庭。有的能够为孩子为家庭委屈求全,有的却为爱情不惜抛家弃子,也有少数的根本就是喜新厌旧背信弃义。外人凭借道听途说的所谓真相,以自身的立场和视角去解读,往往容易简单粗暴地把婚外情和婚变归入见异思迁、忘恩负义的俗套。如果真正接近当事人并真正走进他们的内心,也许会有不同的解读,也许会发现各有各的故事、各有各的立场和苦衷。亚兰作为旁观者,只因为空间上接近邻座,就能真切地感受到邻座沉醉爱河的快乐和众叛亲离的痛苦。至于快乐和痛苦的比例如何,或者为爱情付出诸多的代价是否值得,只有当事人才能明了其中的酸甜苦辣,外人盲目地批判和鄙视也许有失公允。

苏岩停好车,向图书馆的大门口走去。正是中午时分,路上人来人往,多是朝气蓬勃的学生。青春,多么美好的时光啊。看他们个个神采飞扬,精神焕发,置身于年轻人之间,苏岩也觉得世界充满了希望。失业怕什么,只要努力肯干,工作总会有的。唉声叹气只是自己挫败自己,于事无补。娴的唠叨,就让她唠叨好了,只要自己不灰心,别人不会影响到自己。

亚兰看到这句话,一时不知怎么回答。想他了吗?她问自己,脸上有点发热,何止想了,还忍不住把他人肉了一番呀,照片、电话、地址都在自己手上呢。亚兰嘴角笑意渐浓,忽然就想淘气一下:“如果哪天我突然出现在你的办公室,你会不会吓一跳?”

亚兰并不欣赏邻座同事的任性和对待婚姻的轻率,但或多或少地有点佩服她的勇敢和决断。外人的轻视和恶评自不必说,更重要的,是自己内心的煎熬。如属于被迫解除曾付出无数心血的婚姻,自然是万箭穿心,痛彻心腑;即便是主动背弃婚姻,十几年相依相守的家,仍然有太多的投入太多的记忆太多的牵挂,孩子是生命中最难于割舍的一部分,再怎么还是情有不舍心有不忍;更何况,配偶的谴责和孩子的怨恨,更如刀剑般铺天盖地而来,情何以堪?

转眼来到图书馆门口,苏岩看见一个女生坐在台阶旁边的草地上看书,应该不是亚兰吧?No,是个白人姑娘。苏岩心血来潮,要试试自己的运气。他大踏步地走进图书馆,穿过阅览室,向藏书室走去,他心中暗想着一个数字,是亚兰的生日,他顺着一排排标有数字的书架,来到他要找的那排,探头一看,果然有一个黑头发女人在专心看书。苏岩心中暗喜,绕过另外一排书架,悄悄地走近她。那长长的瀑布一般的黑发披在肩头,细腰长腿,不就是那个跳起来跃向舞台一角的舞者么?!苏岩再接近一些,看到了她的侧面,光润的脸庞,玲珑的耳轮,小巧精致的鼻梁,微微上翘的嘴角。。。,多么熟悉的身影!她就是亚兰!他不再犹豫,悄悄跨进一步,与亚兰并肩而立,默不作声。亚兰侧过头,怔怔地看着他,眼神从惊讶到温柔,一丝笑意升起,举起手挥向苏岩却在中途转了个弯,往靠窗处的一排沙发一指,抱着书走去。

苏岩看到亚兰的问话大喜过望,她在间接地要电话地址?这下顺理成章可以把自己的地址电话给她了。不过要先先卖卖关子:“哈哈,你又不知道我的地址电话呀。。。”

把自己放在这样的困境,于亚兰实在是望而生畏,因此她不得不在情感生活中死死地约束自己,躲避、压抑、遏制内心的渴望和追求。只是,理智不能完全左右情感,躲不了,逃不掉,有时候还会身不由己地欲拒还迎。

亚兰想象过各种各样的会面场景,音乐会票买在一起的,地下党接头式的,迎头撞上的,失之交臂的。。。,却从来没有想到过这么不精彩的。她坐在沙发上看着局促地站在一旁的苏岩,这就是那个让她时时想念着像大哥哥又像小弟弟一样的人吗?个头不高却健壮结实,老实敦厚却又聪明调皮,看着他宽宽的额头,浓黑的眉毛,一双有神的眼睛现在却显得羞涩,她越盯着他看,他越手足无措。

亚兰轻轻一笑,先点微笑图案,再把苏岩的地址电话贴上送过去。

亚兰无意中在网上看到一个内部消息,说市政府属下的某系统将于下周六在H区举办失业人员再就业讲座,届时还有本区的几个银行及IT公司在现场招聘雇员。亚兰自然想到了苏岩,毫不犹豫地就用短信把这个消息发给了苏岩。

“还没看够啊?!该我看你了。。。”苏岩说着,反宾为主,盯着亚兰看了起来。亚兰脸红了一下,随口说道:“有什么好看的,我把这几行code抄下来,我们一起去吃饭吧。”俯下身,在一张卡片上抄了起来。

苏岩看着自己的电话、地址真真切切地出现在亚兰送来的悄悄话里,心里暗暗大吃一惊:亚兰还真是鬼灵精,自己从没把个人信息公布在网上,对亚兰也只是告诉过名字和一些零零碎碎的背景,她怎么能搞到这么精准的信息?想必也是网上人肉来的,但根据那么有限的信息就人肉到自己,也实在太机灵啦。苏岩更是对亚兰充满了好奇,真想跟她通通电话说说话呀!“那你就打过来试试你的号码对不对吧,Please。”

苏岩接到短信,不太感兴趣。按道理说,他该去碰碰运气,说不定还真能逮到机会。但苏岩担心,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满怀希望而去却失望而归,那份失落和沮丧实在不好受,还不如不去。

太阳透过落地窗照进来,亚兰全身沐浴在灿烂的阳光中。苏岩心中感叹着:她真是我的天使,我心中的天使,披着霞辉来拯救我的。。。,心里在向他的上帝称谢祷告。眼中不觉溢满泪水,他不愿擦去,心里祈求让这个场景永驻。

亚兰本来只是想吓唬一下苏岩,并无通话的打算,这电话一通,可就把ID跟真实的人联系上了。可是苏岩那句话说得满有调侃之意,难道我的“人肉”张冠李戴了。亚兰好奇心起,抓起电话就拨了过去,心却突突地跳得厉害。

盯着亚兰的这节短信出神,苏岩突然留意到这讲座的时间地点是在周六、H区。不由一个激灵,他想起亚兰说过她每周六都去H区的某大学修课或在那边的图书馆里耗上大半天,何不趁讲座之机去见见亚兰?

亚兰抄完了她的东西,看见苏岩还站在那里发呆,关心地问他:“你怎么了?招聘会累吗?过来坐一下吧。”

“Hello,”电话里传来浑厚略低沉的男中音。真的是他吗?亚兰心里不由有点紧张,嘴巴张开却说不出话来,好不容易地憋出一句:“你是苏。。。”话一出口,亚兰哑然失笑,虽然是过了下班时间了,但毕竟是在美国公司里给另一个金融公司打电话,怎么会说起中文还是这么莫名其妙的三个字。。。

苏岩看看表,亚兰该下班了,瞄准了家里无其他人的机会,拨通了亚兰的电话。

苏岩犹豫了一下,还是走近沙发,坐了下来。

“哦,我是苏岩,你是亚兰吧。”苏岩试图落落大方,但还是掩饰不住那份紧张和欣喜。

电话接通,两人自然就聊到讲座与招聘会。苏岩心里打着小九九,先向亚兰确认了那天她会如常去那间大学的图书馆,再婉转地询问招聘会场离图书馆有多远。亚兰冰雪聪明,马上就意识到苏岩想届时到图书馆来找自己的意图。是啊,那天两人都在H区,哪能近在咫尺避而不见?而且,苏岩处于失业的深渊,过分敏感又容易自卑,自己怎么能忍心拒绝而让苏岩更失落?再说,自己又何尝不想见见苏岩呢?网上交往了这么长时间,还真想知道自己喜欢的人到底长相与气质如何呢。

“你在抄什么?做完了吗?”

亚兰听到苏岩简单明了其实也包含体贴的回答,尴尬的感觉一下就消失了,心情也随之放松开来,平时在网上聊天的熟悉感和亲近感自然地融汇在电话里,就像天天通话的好朋友,想到什么就说什么,亲切而自然。

“几分钟的路。你也想去图书馆看看书?”亚兰嫣然浅笑。

“你上次帮我找的材料,我一直在学习,现在好像有了新的版本,我来查一下有什么改进。你工作的事有眉目吗?”

亚兰娓娓而谈,声音不算娇柔却和蔼可亲,语调优雅富有节奏韵律,普普通通的话语让人听起来也觉得亲切温暖和舒适。

从亚兰说话的语气,苏岩感受到亚兰领会并接受了自己想去图书馆见她的意图,笑意从心里流到嘴角:“招聘会12点结束,我12:15分到图书馆找你,咱们一起吃午饭。”

“嗨。。。”苏岩轻叹了一口气:“发了几十封申请,只有两三个单位对我有兴趣,但都是电话面试一下就没有音讯了;今天的招聘会也了无新意,现在的工作难找啊。。。”

苏岩一如既往,话不多,但总是恰到好处地把握谈话的走向,既是优秀的倾听者,又是善于引发话题的主持人。

简单明了,不容分辩,网上交往1年多以来的第一次见面就这样敲定了。

“是啊,现在经济形势还没有好转,像你这种高端人才可能更不好找工作。太太对你还好吧?”

他们就这样聊呀聊,似乎有说不完的话,全然忘记了公司里早已空无一人,回家的火车也错过了一趟又一趟。。。

约定见面以后,苏岩的心里不由得对招聘会多了一份热情和期盼,很认真地设想如何向招聘单位推销自己,进而又想象招聘会以后如何跟亚兰见面。。。

“没有工作,没有收入,哪里有好脸色看?!算了,别说这些烦心的事了,让你跟着我发愁。”

附录:《情网》的相关链接:

亚兰呢,一方面觉得见面合情合理,特别是苏岩失业情绪低落之际,两人见面聊聊,对苏岩多少是一种友情的温暖和支持;另一方面,亚兰却也隐隐约约地有些不安,或多或少地还是担心两人见面会导致感情失控。转念一想,男人好色,自己不是美女,应该不会对苏岩构成什么“杀伤力”;女人也好色,自己喜欢高大阳光的男生,对不帅的男生也从不来电,从照片看苏岩并不是大帅哥,有什么好担心的呢?说不定还会“见光死”呢。不过亚兰觉得自己和苏岩看重的都是精神上的交流,绝不至于见光死;倒是还有一种可能,这网上交友,彼此自觉不自觉地凭想象总把网中人美化理想化了,撕掉面纱或许能去掉一些空虚的异性吸引力,也许更能心平气和地成为与性别无关的好朋友。

“要不然你就放下身段,有什么干什么,其实在简历中留下空白对以后也不利。”

(点击下列目录,即可直接阅读各集故事)

附录:《情网》的相关链接:

“我也试过一些较低的职位,但连面试的机会都没有,第一关就刷下来了,over-qualified
。。。”

《情网》:

(点击下列目录,即可直接阅读各集故事)

“那你就不要把以前所有的学历、工作经验都写进去,只写跟他们职位相关的学位和经历。”

从红蓝颜到直面危机 _

《情网》:

“那不是骗人吗?”苏岩一脸的疑惑。

危机

《从红蓝颜到直面危机》 ——

“哎呀,你这个书呆子。这是很正常的,你大材小用他们还占便宜了呢。”亚兰揶揄道。

《情网》

危机 危机 危机

亚兰其实是对的。在现实生活中,亚兰比苏岩要灵活得多,能进能退。她的方针是直接接近目标,不做或少做无用功。不像苏岩读了博士又改行做计算机,最后时运不济,还是被lay-off。这也许是美国社会的特点,没有老本可吃,人人努力向前。没有后门可走,机会大致相当。

继续忽悠红蓝颜 __

危机危机 危机 危机 危机

苏岩看着眼前的亚兰,心里暗暗和娴做比较。亚兰开朗聪明,富于进取,又不失温柔体贴,还有一些幽默和善意的狡黠。娴却是依赖成性,不思进取,顺境时得意忘形,逆境时怨天尤人。“唉,那又怎么样呢?”苏岩在心里叹了一口气,闷闷不乐。

贝壳缘 (1) 贝壳缘 (2) 贝壳缘 (3)
贝壳缘 (4)

危机 _危机

细心的亚兰看出苏岩的郁郁寡欢,体贴地说:“不是我让你弄虚作假,只是说要审时度势。不要怕别人小看你,有工作总比没有强。这样你在家里也好过一些。好了,好了,在这里说话还怕吵到别人,我们出去吃饭吧。”

贝壳缘 (5) 贝壳缘 (6) 贝壳缘 (7)
贝壳缘 (8)

《情网》

他们一起走出图书馆,外面阳光很强,亚兰似乎有些热,双颊绯红,鼻尖沁出细细的汗珠。她脱下外套,里面是一件白色短袖的针织衫,两只裸露的胳膊在阳光下显出健康的光泽,珠圆玉润。他们一边走,一边聊。在过一个路口时,迎面过来一辆车,苏岩手疾眼快,一把拉住亚兰的胳膊,领着她,把她带过马路。亚兰不好意思地抽出手,心里却有一些感动。

继续忽悠红蓝颜 __

亚兰把苏岩带到一个饭馆,热情地跟老板娘打着招呼,看来她是这里的常客。他们找了一个角落的位置坐下,她要的米粉和一份汤很快就上来了。亚兰熟练地分汤给苏岩,这让苏岩感到很温暖,如同在家里一般自在。其实他现在在家里并不自在。自从失去工作以来,绝少进厨房的苏岩成了家里的厨子。他唯一“拿手”的就是煮面条,他自己虽百吃不厌,但娴每每看见面条就露出厌恶的神情,弄得苏岩心里狠狠的,想“罢工”但又于心不忍。只好把吃饭时间错开,不看娴的脸色。

贝壳缘 贝壳缘 贝壳缘 贝壳缘

亚兰有次说过以后退休回中国去做乡村教师,苏岩开玩笑说我们一起去吧。现在苏岩倒觉得这是一个不错的主意:他想象着农家小院,一棵硕大的枣树下,一张方桌,桌上一盘花生米,两杯白酒,屋顶炊烟袅袅,亚兰围着围裙从厨房里端出一碗西红柿炒鸡蛋和两张大饼,招呼着在屋里改作业的苏岩吃饭,柔和的夕阳照在亚兰的脸上,细碎的皱纹里洋溢着幸福和笑意,苏岩掀开门帘从屋里走出来,伸臂扭腰,舒展着身体,随后靠在枣树黑黝黝的树干上,看着忙活着的亚兰,眼中充满了爱意,当亚兰弯腰往桌上放食物时,苏岩从身后抱住她,头靠在她的背上,喃喃地说:“辛苦了!”,亚兰回过身来,拉着苏岩的手,一起坐下。。。

贝壳缘 贝壳缘 贝壳缘 贝壳缘

亚兰拿着筷子,在发呆的苏岩眼前晃了一下,“想什么呢?还不快吃!”

Read more: 情网 – xinsheng的日志 – 贝壳村

“想你呢!”苏岩不好意思地笑了。

他们没见面时,苏岩也想亚兰,但总是朦朦胧胧,没有具体形象,也没有切实生活的感受。即便是打电话,也觉得空洞遥远。但今天看见亚兰,看见她在他面前走动、说话,看见一个活生生的亚兰,他的心里豁然亮了,一种新的生活的欲望滋生了,他在压抑这种想法,但这个念头是如此强烈,他的眼睛追随着亚兰的一举一动,好像离开了这个世界。苏岩在吃饭,他的嘴在机械地咀嚼着,但他的心却飞得很远很远。。。,吃着吃着,他就停下来,呆呆地望着亚兰,直到亚兰提醒他,他才又接着吃。

这时,老板娘又过来打招呼,问要不要再加点别的。亚兰问过苏岩后,婉言谢绝了。吃完碗里的食物,他们就一起走出饭馆。

亚兰一边走,一边说着网上和生活中的种种趣事,说起小骁的婚变,也感叹生活中的繁琐与无奈。像他们在电话中聊天一样,苏岩是个忠实的听众,也会不失时机地发问和评论,让亚兰不停的讲下去。有时亚兰也会奇怪,怎么会从一件事讲到另一件事,苏岩就把谈话的脉络捋一遍,让亚兰接着说下去,苏岩虽然插话不多,但亚兰感到他真的理解自己,会不知不觉地把隐藏很深的话说出来。她自己也感到诧异,她通常也算城府很深的人,并不会轻易和人推心置腹,但苏岩怎么能让她如此放心又如此开心呢?她仔细地看着苏岩,觉得苏岩的眼睛很特别,很有神采,让人感到温暖和信任,当他盯着你看的时候,有种摆脱不掉的感觉。有时觉得他在走神,在想无关的事情,可你的话题刚岔开,他会马上跟过来,把事情的来龙去脉重述一遍,把你带回到刚才的话题。

他们就这样走着聊着,漫无目的,满有兴致。时间在不知不觉中度过,他们却越来越依依不舍。最后他们来到苏岩停车的地方,苏岩说可以送她回家,亚兰犹豫着,她并不希望他这样做,说她坐火车回家很方便。苏岩不敢勉强,心里却不愿就此别过,说道:“难得见面说说话,你也走累了,我们就在车上坐一会吧。”

来到车上,苏岩打开音乐,轻柔的钢琴声如流水,如月光,使人的心柔软、颤抖,苏岩把头伏在方向盘上,他不敢再看亚兰,怕自己会忍不住。。。

夕阳西下,晚霞点缀在天边,“夕阳无限好,只是近黄昏”,人过中年,人生也要走下坡路了,可曾辉煌?已是往年。今后的路在何方?心系何处?苏岩在认真地思考这些事,我有爱情吗?我爱过谁?谁爱过我?谁可与我共度余生?家庭,孩子,负担,责任,经济上的,良心上的?

“唉。。。”,苏岩长叹了一口气,见过亚兰了,了了一件心事,圆了一个梦。人生几何?是在问人生的长短吗?也许是说人生如几何图画,你我曾经是两条平行线,虽离得很近,却永不能相交;但今天我们已变成两个相切的圆,虽各有自己的圆心,但在某一点交汇;也许我们的圆心会离得更近,直至同心?人生几何?苏岩又在心中向他的上帝称谢,感谢有机会和亚兰相见,祈求上帝给他更多的爱,也许会透过亚兰把爱赐给他?

亚兰也被此时的气氛感动,虽然没有说话,但心里却充满柔情,她想用手去轻抚苏岩的肩背给他一分抚慰。手刚抬起来,苏岩却突然转过身,亚兰伸出的手停在空中,显得有些尴尬,还好亚兰机灵得很,顺手把
CD 退出,假装看CD,原来是Kevin Kern 的“The Winding Path”。

“你喜欢?就送给你了。”

“怎么能夺人之爱呢?”

“把TA交给爱TA的人,天经地义。”

“那就不客气了。。。”

“咱俩谁跟谁,我恨不得让你把我也拿了去。”

“我要真拿了,会有人找我拼命吧?”

“有谁会为我拼命呢?我有自知之明。”本来嘻笑着的苏岩倏然间眼神黯淡,颓丧地摇着头说。

亚兰的心突然疼了。看着眼前的这个受伤的男人,她有一种母爱的冲动。想把他搂在怀里,安慰他,让他不要自己贬低自己,糟践自己。她好怜惜他,这个心地善良的男人,自己并没有做错什么,只是时运不济,却受到如此打击。她想安慰他,让他不对自己失望,鼓起勇气,再重新像男人般站立起来。

苏岩也在想,“The Winding
Path”,“曲径通幽”,弯弯曲曲的小径,像人生之路,但总会走到一个地方,这是一条已经设计好的小路,是一条刻意为你预备的小路,把你引领到你的目的地,有时你自己不知道你走在哪里,以为自己是开拓者,从一片荒野上走出一条路,但实际上那条路已在那里,你内心里总有一个声音在召唤,这个声音有时会很微弱,你必须用心听,这条路有时会很模糊,你要用心去辨别。在这条路上,如果有一个同行者,那该多好啊!

“亚兰,谢谢你。有时我会犯糊涂,想不开。谢谢你的理解和开导。”

“苏岩,你要相信你自己的实力,眼前的这一切都会过去,你不会让我失望的。我该走了,再见。”

“再见!”苏岩伸出手,紧紧地握住亚兰的手,彼此直视着对方的眼睛,感受到对方的心跳。

亚兰加上另一只手,双手攥住苏岩的手,叮嘱道:“小心开车。。。”

亚兰下车后,苏岩启动了车,把车缓缓开出,在后视镜中看着亚兰的影子在渐渐变小,但亚兰向他招手的形象却定格在心里,成为永久的记忆。

附录:《情网》的相关链接:(点击下列目录,即可直接阅读各集故事)

《情网》:

《从红蓝颜到直面危机》 ——

危机 危机 危机

危机危机 危机 危机 危机

危机 _危机 危机15

《情网》

继续忽悠红蓝颜 __

贝壳缘 贝壳缘 贝壳缘 贝壳缘

贝壳缘 贝壳缘 贝壳缘 贝壳缘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