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者:渐行渐远BK
事情已经过去了一段时间,心情也恢复了不少,但始终憋在心里的感觉真的难受,遂将经历阐述一遍,一来缓解心情,二来让网友可以找个茶余饭后的话题,毕竟你我都不相识,也不必顾忌太多。

省去一大段细节,不然多啰嗦真该成小说了,到公司和哥们简单了解了一下这两天的情况,领导出差了,所以万幸,不用被问山西客户的详细情况,我让哥们儿这回帮我请一周假,说我家里有事。然后就坐到工位上和山西客户打电话沟通了一下,简单了解了一下那边项目的情况后就挂断了,随后用了几个小时整理了工作日志,根据刚才的沟通编了一些山西项目的大体情况立马发给了领导,又和几个同事无心的寒暄了一下就出了公司。出来的时候已经快下午3点了。拿起电话给介绍我们认识,并且那天晚上被我叫过来的那个朋友打了个电话,仔细叮嘱了一下这件事不能外传之后就回医院了。
进病房后看到倩挂着吊瓶在熟睡,父亲已经回去了,母亲在一旁看报纸,我进屋后小声告诉她说让她回去,我在这就好了,她问我中午吃没吃饭,饭盒里还有一些粥,我说吃过了,然后给她披上外套送她出去。在下楼梯的时候母亲又问我是怎么考虑的,我说您甭管了,快回去给我爸做饭吧,然后回到房间从窗户看见母亲远去,我就来到倩的身边,摸了摸她的头,几乎烧全退了,暂时放心了。没想到倩睁开眼睛看着我,着实把我吓了一跳,本来眼睛就大,突然睁开确实很恐怖,我缩了一下,倩脸虽然还是有些白,但是勉强露出了一点笑容。我说你干嘛,这也就是我,心里承受能力比较强,换别人早“嘎”一下抽过去了。倩伸出那只没有输液的手过来拉我,我就还像昨天晚上那个姿势一样坐在她身边,她把头放在我的腿上说老公你不在,我睡不着。此时我能理解,倩虽然在我旁边总是由着自己的性子来,但是在我爸妈面前,她很能体会人,我想她刚才装睡完全是为了让我母亲放心。然后她说老公你讲个笑话给我听,我想了半天,就开始讲:有一对要结婚的夫妻装修房子,妻子去上班,就由老公负责看着装修队的工人干活,妻子下班后进屋发现丈夫在和工人争吵,就走了过去问发生什么事,丈夫见妻子正好回来,就让她站直了,然后对装修工人说:看见了没,这才叫平,你那砌的也叫平?(我很记得这个笑话,因为现在还在我电脑里存着,我有一个文档是专门放笑话的,为的就是工作累或者倩要求的时候随时拿出来放松一下。)讲完倩在我腿上笑出了声。她躺着没有抬头,看不到我脸色一点笑容也没有。

转眼就到了我生日那天,上班时收到的都是朋友的祝福,没有倩的,我觉得她一定是在给我准备意外惊喜,所以满心欢喜的等待着,快下班的时候我告诉朋友们今天去的餐厅,准备在那里庆祝。然后给倩发了信息说了一下地点就直奔餐厅了。
菜都上齐了倩依旧没有到,电话打过去关机。当时心里有两种想法,一是她在家里等着我回家给我惊喜,二是她可能遇到什么事儿了,为了证实,我让朋友们先吃,回来之后切蛋糕,然后借了一辆车匆匆赶回家里,到了家灯是灭的,丝毫没有她回来过的痕迹。我有些急了,担心她出什么事儿,所以马上打电话给她的同事,也是跟我很好的一个朋友(因为我们的性格都是很实在的,所以聊的很投机),她有些支支吾吾的,告诉我不用担心,她出去吃饭了,我问和谁,她说不清楚,在我的再三逼问下,她说是和一个偶尔来接她的男生一起出去的,并且善意的告诉我,这个人看着和她很亲密,让我留意一下。我告诉她说这件事不要和任何人说,包括倩。随后说了几句感谢的话就挂了电话。
我大概已经知道发生什么了,但是朋友们都在等着我,所以我还是赶回去和他们一起庆祝生日,在他们还都没有尽兴的情况下我就散了场,然后回到家点了根烟仔细的思考该怎么处理这件事,我到家倩依旧没有回来呢。首先我没有确凿证据,所以一定不能打草惊蛇,如果处理的不好,很可能还会误会了她,让她伤心。我慢慢的把思路调整开来,做销售的经验让我无论遇到什么事儿都能冷静的思考。
10点不到倩就回来了,开门后看我躺在沙发上问我怎么了,我说亲爱的,今儿我生日啊,所以喝的有点多,她很愧疚的说对不起,因为工作的问题给忘记了,我也装着安慰她说没事,以后还多得是。就这样把这事过去了。
第二天起来后我请了假,说不舒服,就躺在家里,但是没和倩说,只是说晚去一会儿,她上班以后,我就慢慢开始整理思路,怎么来把这件事整明白。逐渐的,一条清晰的思路出现在眼前。
我上网联系到了一个私家侦探组织,他们专门负责婚外情调查取证之类的,我告诉他们地点,让他们到了及时联系我,随后我去了公司,跟一个最好的哥们儿说我这几天可能要出去办点事,但是公司无论谁打电话找我,都说我出差去见山西那个客户了。然后回了家,继续整理思路。第二天等倩上班后,我打个那个私家侦探,为他们安排了旅馆,来了一个3个人,2男1女,我和他们沟通了大概问题,并让他们严守秘密,在仔细观察下,我看这3个人职业素养和谈吐都是很正经的人,所以就放下了被骗的心防,叮嘱了我的一些安排后,晚上回到家和倩说我明天要去山西见客户,她依旧像往常那样很黏我,如果是原来,我们一定温存一夜的,但是这次我以明天工作比较重要的理由推掉了,因为我不知道她的身体现在是否干净。
第二天起来,倩叮嘱我说在外面要注意身体之类的话就去上班了,我起床后随意找了几件衣服,拉着行李箱也出门了。来到了私家侦探他们住的那家宾馆。这几个人我暂且叫黄哥,小爱和小李吧。我将照片拿给黄哥,让他确认了一下倩的长相,并在电脑里找出原来我们录得好玩的视频,让黄哥听倩的声音。在确认完之后我问黄哥还需要什么,他说需要一辆车,面包最好。我就去租赁公司租了一辆,然后和黄哥他们沟通我的想法,没想到大部分基本一致。只有一些小的偏差,他们说随我。就这样,我把一切调查工作准备完毕后,在外面拎了几瓶啤酒,到宾馆后,给倩打了电话报平安,随后就开始自斟自饮,不知不觉就有些多了。可能是伤心酒的原因,我知道,这次一旦调查完,我们的爱情长跑可能就提前结束了。我尽量劝自己往好处想,想让故事发展到是误会的结局,但是倩出轨那个念头始终挥之不去,所以赶紧躺下借着酒劲睡觉。盼望着第二天调查工作的结果。

今年我26了,大学毕业后在北京漂泊了2年半,由于生活的习惯,所以始终不愿意回家,而且每次回家看父母,总感觉家乡和出差的城市差不多,那个曾经长大的城市,已经不习惯,看着那些暴发户带个白天显摆,晚上拴狗的大金链子,开着个越野车,四处横冲直撞,载着17,8的小姑娘,满嘴脏话,我就知道,我离家乡的生活已经越来越远。父母反复的和我谈,让我回家发展,原因有两点,一是我家到这这辈就单传了,父亲又比较封建,所以想早点让我回家结婚,他可以早点看孙子。二是北京的房价高的离谱,她们始终觉得以后留北京的希望不大,所以一直盼望我回来。刚毕业那会儿总是理想主义,觉得路就在脚下,只要肯走,北京就能踏平。慢慢的,理性一点了。而且我生下来就在姥姥家长大,小学后就去奶奶家住,一直到初中毕业(因为奶奶家父母有好的小学,而且可以升好的初中,那时上初中都是按地区分),每逢周末才回家。到了高中就住宿,一个月回一次家,大学去了外地,毕业后又留在北京,所以这些年陪在父母身边的机会实在太少,也真的想回去和她们在一起了。收拾收拾就回了家。由于在北京闯荡一些时间,和一些高层经理人接触很多,所以在业务方面学到了很多东西,回家找份工作很轻松。去了一家外企做销售。工资虽然没北京的高,但是省去了租房子,在外面吃饭的钱,还是剩下来不少。从小到大花钱就大手大脚,所以即便剩下来,也没什么积蓄,但是父母见到我回来,都很开心,我也慢慢学会了攒钱孝敬他们。在一切很顺利且很平淡的情况下,我认识了倩,在一个同学介绍的,其实原来回家的时候就在同学的手机里看到过这个女孩儿的照片,是我很喜欢的类型(可能我也变得比较世俗,喜欢那种会打扮,会化妆的女生),所以当时很一再让朋友介绍,他们当时都已异地恋不靠谱的理由拒绝我,但是这次回来了,他们还算能办事的,真的就把她约出来了。那天我们在一个咖啡厅里,朋友两口子,还有倩提前到了,我打车随后也到达。来之前特意打扮了一下(我本身不算帅哥,但是也可以算是中等的相貌,而且平时对着装要求挺高,所以还算是“得体”类型的)。进去之后很紧张,因为毕竟是第一次“相亲”,虽然经常泡业务,嘴皮子练得已经不错了,但是毕竟这是和工作无关的事情,所以在交流的时候明显感觉自己不自然,但是不知道他们有没有感觉,就这样,算是强撑下来了。散去后也没问倩的电话,可能是比较好面子吧,怕人家拒绝给,所以就一副听天由命的态度,但是说心里话,我真的很喜欢她。来说一下我的家庭和倩的家庭吧,我从小在城市里长大,算是衣食不愁,父母在各方面都给了我很好的待遇,虽然他们没陪在我身边,但是我从小到大没吃过苦,甚至都没怎么进过家里的厨房。现在想想,实在是羞愧的很,连为父母一些基本的家务活都不懂得分担。虽然从小受到这样的待遇,但家里实在是属于中等偏下的类别,父母都是普通工人,也没受过高等教育,所以大体上只能算是满足基本“温饱”的家庭,他们完全是为了宠我在这样。倩的家庭不一样,虽然不是做大生意的,但是父母都是事业单位的工作,条件很不错,她毕业后直接回家,靠母亲的关系也进了银行工作,这样算来,和她真的相差很远。而且朋友在接受的时候我也多多少少了解了一下,她长的漂亮,所以个性就比较鲜明,一般男的根本就看不上,所以那时候我很担心,甚至觉得根本没戏,因为我基本没房没车没积蓄类型。那次从咖啡厅分别后,在和朋友QQ聊天的时候她告诉我,倩对我的感觉还不错,有别于家里原来看过的男朋友,说那些人比较庸俗,她还是喜欢看起来有些深度的人。当时下了QQ我感觉开心极了,也很感谢在北京漂泊的经历,不但给了我丰富的工作经验,也使个人品味提升了一个档次。我很喜欢衣服,工作时穿正装,但是绝对不是那种很死板的,领带和衬衫一定很搭配,休闲的衣服也堆满了衣柜,可能在北京这几年赚的钱大部分都花在衣服上了。既然朋友已经透出信儿来了,那我就必须要主动攻击了,那天下班开了公司的凯美瑞,特意换了一身自己喜欢的正装,没打领带,约她去一个餐厅吃饭,期间我跟她交流了很多关于在北京的故事,还穿插了一些笑话,这次聊的就很自然了,饭后我开车送她回家,车里喷了阿玛尼的香水,在暖风的作用下散发到各个角落,CD放了很温馨,很放松的音乐。我特意把车开的慢一些以便跟她多说会儿话,在中途我让她帮我打开她那边的抽屉,拉开后有一个新的itouch,她拿在手里递给我,我说送你的,第一次没来得及准备什么见面礼,那个是年会的时候抽奖得的。她很开心的收下了,我悬着的心也放下了,她肯接受礼物就说明有发展下去的可能。约她之前看过她的空间之类的,知道她喜欢苹果的东西,加上又是做销售的,比较擅于根据客户爱好选择礼品,所以这次攻击算是有效。在确定关系的那天也是一起出去吃饭,饭后送她在她家楼下的时候,她开门说谢谢,我说等一下,我下次还想在见到你,不想通过朋友传话了,能给我个电话吗。她站在车门口,可能是不好意思吧,顿了大概30秒也没说话,为了打破僵局,我立马下车走到她身旁,将自己的手机拿给她(其中手机卡已经换掉了,这也是自己原来想过的一个管女孩儿要电话的方法)说:你拿着这个,如果我打3次电话你都不接,信息也不回的话,那我就绝对不会再打扰,电话你自行处理掉就可以了。随后看她上楼,我才开车走了。事情发展的很顺利,电话我没打,信息只发了几条就确定了关系,她愿意在一起试一下。我欣喜若狂,就这样,我每天接她下班,(车已经不开了,公司的车不方便总借),但是从没让她挤过公交车,都是打车。我可能天生就属于感性的人吧,所以很爱制造浪漫,经常在她下班的时候拿出让她惊喜的礼物,偶尔就去小资的餐厅吃饭,看电影。就这样,我们一天天快乐的发展着这份爱情。1年后我觉得是时候了,彼此也了解的差不多了,所以和父母沟通了结婚的问题,他们很赞成,主要还是着急抱孙子。接下来的事情就是安排求婚了,我瞒着她做了大概将近1个月的工作,那天她生日,我叫了许多她的朋友和我的朋友在一起玩,但是自己却谎称临时要出差,所以电话里她也是很埋怨,她们到了KTV的包房里,一起准备切蛋糕的时候,服务员敲门进去了,说这次倩小姐过生日,KTV有礼物送她,当时朋友们也都装着很惊诧,随后就是我穿着一身那种卡通人物的大服装出场(是看不到脸的,有些商场做活动的时候穿的那种),手里那些一个小蛋糕插着蜡烛递给她,她很开心的接过来放在桌上,随后我假装要拥抱,她也没拒绝,但她不知道我一下把她抱得紧紧的让她慌了起来,朋友们也都假装着来推我,这时候我那些头套,一身大汗的出现在她面前,从兜里拿出一枚戒指跪在地上问她愿不愿意嫁给我,她当时就哭了,朋友们在旁边起哄的说答应答应。她带着哭腔的说愿意后,我紧紧的把她搂在怀中,在朋友羡慕的眼光中我知道,我给了她想要的幸福感。省去一大堆结婚的细节,多写就成流水账了,我家里拆迁分了新房,但是我知道父母奋斗了大半辈子,我不能让他们老了还出去租房子住,就和她商量婚后能不能先租房,(这是在我们老家的大忌,女方家长大部分不会同意婚后还租房子住),她说回家商量一下,其实一直她父母就可能对我有些偏见吧,认为我没房没车没继续,不能满足他们女儿物质上的享受,只是觉得人比较靠谱才答应了婚事。后来她跟我说,她爸妈那边有单位分下来的房子先让我们住,以后有钱了我们再买新的。就这样,我们开始了婚后生活。我们依旧像恋爱时那样,因为暂时没孩子,所以没什么负担,平时喜欢了就在家里做饭吃,累了就出去吃,周末一起赖床,一起逛街,一起看电影。虽然没有过多的物质,但是我依旧时常带给她惊喜的礼物,对每个节日从不放过,感觉日子过得很舒服,但是事后我才知道这种舒服只是我单方面的想法。婚后的生活慢慢的平淡了,我们每天朝九晚五的度过着。虽然我是做销售的,对任何事情都很敏感,但是我真的不知道婚姻已经出现了问题。
那天我记得白天上班工作很不顺心,一个比我高一级的同事总在给我放绊脚石,使我的销售工作开展起来很不顺心,所以下班后就早早的回了家,我想从家里,从倩那里得到安慰,见她还没到家,就打电话过去问她在干吗,什么时候回来,她说可能要和朋友晚上吃饭,晚点回,我也没在意。就独自抽烟,打游戏。晚上懒得做饭就叫了外卖,刚吃完一个朋友的电话就打过来了,问我在干吗,说刚才在一个餐厅看见倩和一个男的吃饭,我草草的就应付过去了,说可能是她的朋友。那时候我是那么的相信她,觉得婚外恋根本不可能发生在我的家庭,她晚上回来后我们依旧生活,我不是那么小心眼的人,所以也没盘问她和谁一起吃饭,况且她已经和我打电话说了要和朋友吃饭的事,所以这件事就算过去了。

慢慢的,我拍着她,很快就睡着了。我看着太阳一点一点落山,就拿表看了一下已经快6点了,我轻声问倩要不要吃点东西,她说不要。抱着我继续睡。然后2分钟后又睁开眼睛说老公去吃饭,我等你回来。我说好,就出去随便吃了一口回来继续哄着她睡觉。在我看她睡得很熟的时候,我拿起烟出去转了转,活动了一下身体。回来后倩又坐起来了,我知道她现在很敏感,只要我稍微离开一会儿,她立马就能察觉,我见她起来了,就拿着饭盒里的粥去开水间热了热,拿回来喂她吃。吃完后洗了洗饭盒,我坐在床上拍她睡觉,她闭上眼抱着我说:老公明天我们回家。我没回答,继续拍着她睡觉。慢慢的,我自己也靠着床头睡着了,这两天我真太累的,身心疲惫。
第二天依旧是被吵醒的,还是一系列刷牙洗脸买饭刷碗的工作之后,护士进来量体温,倩的温度已经降到了36.7度,脸上也有了些血色,可能一个护士长模样的中年人对我们说没事就赶紧出院吧,按说应该没问题了,回去多喝水,发烧不至于住这么多天,现在医院床位很紧张。倩迫不及待的说我马上收拾东西,我说别急,下午再说。然后打电话告诉母亲说上午别来了,下午再过来吧,倩没问题了,下午出院。就这么等到下午了,我交完费,倩挽着母亲的胳膊,然后时不时的回头看我,我也两步跟上,打了辆车直奔“家”里。
到了家母亲要出去买菜,倩也说跟着去,我说别去了,叫外卖就好了,母亲责怪我说你就不会过日子,整天就知道花钱。我说不过她,也懒得争论,就由着她们去了。但是我真的感觉在这个家里坐立不安,我连在哪呆都不知道,只能站在窗台上吸烟,她们回来后就在厨房忙活,我没参与。就一直站着,饭好了之后我们三个人一起在餐桌上吃,期间倩不断的给我母亲和我夹着菜,吃完后倩一定让母亲去沙发上休息,她去洗碗。我见她进了厨房,就掐灭了烟,告诉母亲说我今天晚上回家住,你在这陪她住一晚吧。母亲满脸的不理解,她本以为这几天在医院看我们没什么事,就以为事情过去了,却没想到此时我这个反应,问我什么意思。我走到母亲身边坚定的告诉她我一定会离婚的,而且不会超过这3天,让她照顾一下倩,3天后倩和我们家就再没有任何瓜葛。母亲哀伤的转过头,我觉得她能理解我,因为自从我从北京回来后,她能目睹我的行为,根本不是会走回头路的人。所以没阻拦,我刚要迈步出门,倩拿着2个洗好的苹果从厨房走了出来,见到我正要拉门,丢掉苹果像我扑了过来,紧紧的拽住我说老公你别走,眼泪刷刷的又掉了下来。我觉得她也可能认为这两天我原谅她了,所以我现在的行为完全出乎她的意料,她反复喊着老公别走。我把门拉开了一半,让母亲过来扶一下她,母亲从后面走了过来让倩先坐下别哭,我借时一把甩开倩紧抓着的手,关上门,头也不回的走了下去,我在楼道里依稀能听见倩哭喊的声音,可能是母亲把她拉住了,才没有让她冲出来。我打了一辆车回了自己的家。

次日我是被黄哥他们的敲门声叫起来的,起床后明显感觉到酒后的头晕,但还是强撑着洗了下脸,我没打算和他们一起去,跟他们沟通后他们也是同样的态度,因为面包车不是黑色玻璃,所以怕我一起去的话会暴露,所以我暂时留在宾馆等他们回来的消息,但是他们不知道倩工作的银行具体在哪,所以我和他们一起出去,拦了一辆出租车,在前面带路,他们跟着面包车在后面跟随,(我特意找了一家离市中心稍微远了一点的宾馆,怕被别人撞见),车行了大概40分钟不到,我在电话里告诉黄哥,前面的某某银行就是了,随后告诉司机掉头,回宾馆。
进了屋后我无所事事,也感觉坐立不安,或许晚上回来的一个结果能改变许多现况。回来后刚刚7点半(老家那边上班比较早,8点就上班,所以黄哥他们就要求尽量早一点到达),我再躺下也无睡意,所以就打开电脑准备上网,在百度里搜索了一个关键词“老婆出轨”,得到了许多连接,我点开第一个便是天涯的连接,原来只是听朋友说过这个论坛很有名,没具体玩过,但是看完里面网友的帖子和评论后,我一直在想如果这件事真的发生了,我的处理办法是什么。越想心里越不舒服,所以赶紧把思路打断,关掉网页打开CS,玩命的拼杀起来。可能也是由于精神不集中吧,在里面被人虐了好久。
中午我叫了外卖,又叫了2瓶啤酒,吃完喝完,就躺在床上准备休息,思绪在作乱,即便我再能冷静的处理一些工作上的大问题,但是真的遇到了家庭这么大的问题,我还是不能冷静下来,尤其是等待结果的过程,我就这么辗转反侧了一下午,晚上将近6点半的时候,我给黄哥打了一个电话问情况,他们说拍到了一些东西,回来拿给我看,确实有情况。我问他能不能给倩打个电话,以前每次出差都是每天一个电话联系的,他说可以,但是不要透露太多,基本问候就行。随后我拨通了倩的电话,问她在干吗,她说刚下班,今天处理的业务比较多,晚上开了个小会,现在准备和朋友出去吃饭,没有我陪着吃饭,就只能找朋友了。我也没具体问和谁,相互叮嘱了一番注意身体之后便挂了电话。
晚上出去转了转,随便吃了口东西,心里大概已经知道了结果,黄哥说拍到了东西,就一定有事情。我只能等他们回来之后详细的给我说今天所发生的事情,所以吃完就匆匆赶回宾馆等待他们。大约10点20的时候,他们敲我的门,我感觉自己的心也在被使劲的敲打着,我知道,我始终不愿意看到的结局马上就要被揭晓了。
黄哥他们进来后,坐在宾馆的另外一张床上,看来还是做这方面工作比较尽职,先告诉我看完东西以后不要冲动,这样容易出事,我安静的告诉他们不会的,我做任何事情还是比较沉着的。他们放心之后才拿出相机和录音笔,开始给我讲述今天发生的情况。
早晨8点半左右,黄哥把面包车停在银行外的一堆车里,小爱进银行假装办理业务,主要是根据我提供的照片确认一下倩的样子,很容易的便在第二个柜台看到了倩再跟一个老太太办理业务,因为我提供的照片都是近期的,所以样貌什么的都很相似,不同的就是她换上了银行的工作服,确认完之后小爱便出来进面包车了,他们在外面仔细留意里面的情况,上午是工作时间,并没发现什么情况,到了中午,黄哥他们在车里啃煎饼的时候,看见倩出来了,本来和几个女同事一起,看样子是打算一起吃饭,但是走出银行没几步,她便看到了一个男人,然后可能和其他同事说了一下有事情类似的话,就独自闪开了,在同事们走远后,她来到那个男人身边说话,此时黄哥给我看了照片,这个男人看起来和我岁数差不多,但是是属于那种很外向,很阳光类型的,而且能确认大概是个富二代,因为倩和他一起走进了一辆英菲尼迪的轿车里,他们开动车子,黄哥紧随其后,到了一家餐厅,他们可能进去吃东西,小李便拿着录音笔跟了进去,坐在离他们不远不近,但是背对倩的一个桌子上,餐厅比较高级,所以人也比较少,小李只点了一杯喝的东西,告诉服务员一会儿再点吃的,然后悄悄把录音笔装在衬衫的袖子里,录倩他们那桌聊天的内容。黄哥放给我听,我听见那个男的说他朋友的一些事情,然后倩就跟他讲今天办理了什么什么业务,遇到了一个很麻烦的人之类的话,那个男的随后问“他”什么时候回来(我想那个他就指的是我吧),倩说没定,估计得4,5天,此时这个男的说让倩请几天假,带她出去玩两天,倩拒绝了,说怕晚上我打家里电话接听不到容易被怀疑之类的,之后聊的便是一些琐碎的问题,但是还是仔仔细细的听完。具体没什么漏洞了,只是最后那个男的说晚上下班来接她,之后就没内容了。
在他们吃完饭前小李已经拿着录音笔结完帐出来了,他可能觉得怕他们吃完后,倩看到小李的样子,不便于以后的跟踪吧,随后那个男的载着倩到了银行之后开车独自离去,黄哥他们就在面包车里继续等,下午是工作时间,不会出任何问题,将近6点的时候倩出来了,那个男的已经在等他,倩环顾了一下四周之后急忙钻进他的车里。此时我可以确定两件事,一个是倩骗了我,我打给她的时候是6点半左右,她说那时刚下班,开了个会,但是不到6点她就已经和那个男人出去了。另外一个是我觉得那个男的没有工作,完全是属于那种靠老爸的钱生存的废物富二代。
倩她们的车再次到了一家餐厅,是吃海底捞的一个。黄哥他们简单安排了一下,这次由小爱和小李扮成情侣带着一个小的相机一起进去的,离他们的座位稍微远了一些,中途拍了照片,录了音,照片上显示的就是两个人一起吃晚餐,录音里很嘈杂,不像中午那家餐厅那么安静,所以听不到任何内容,小爱他们知道这样没办法开展工作,就下来进面包车和黄哥他们一起等,1个半小时左右他们出来了,黄哥跟随着他们的车。行驶的目的地居然是我家,黄哥拿了照片给我看,由于这次没办法跟上去,所以他们也就只能等,约9点半的时候,倩送那个男的出来,临上车前相互拥抱亲吻了,这些黄哥都拍了下来,随后那个男的开车扬长而去,黄哥他们也回到宾馆,一天的事情大概就是如此。我心如刀绞,他们居然把我们共同的家当做了偷情的地点,我让黄哥他们先去休息,把今天他们花的去餐厅的钱都给了他们。然后独自一个人瘫坐在电脑前,打开了我喜欢的梁静茹的“一夜长大”那首歌,在听到“那几乎成真我们的家,你真的不想吗”那句的时候,我流下了眼泪,我们一起共同装修,共同浪漫的小家,此时已经无法用形容词来说它变成了什么。我尽量使自己平静下来,去卫生间洗了下脸,继续确定思路,因为这样根本没办法拿到确凿证据,他们并没有去旅馆,而是去了家里,如果以后问起来,倩完全可以说是朋友,即便拥吻,也可以搪塞过去。所以我必须做点什么来找到确凿证据,稳定下来后,我去敲了黄哥他们的门,还没有睡,黄哥和小李在一个房间,小爱单独一个房间。进去之后我和黄哥说了想法,问他有没有微型摄像机什么的,明天我打算把家里的钥匙给他们,让他们去家里安装上,这样能抓到确凿的证据,黄哥说原来他们有那个东西,但是上次坏掉了,而且原来接手的客户都是比较容易的,几张照片就搞定了,所以就一直没有买,我说明天起来之后我带他们到电子城去买一个装在家里。他们同意了,随后我出来进了自己房间。手脚摊开躺在床上,心里在想着下一步的思路和结束后如何来摊牌,但是脑子实在不听话,全是倩在我们的床上和那个男生呻吟的画面,我抽了自己4个嘴巴,让自己冷静下来,安心准备明天的跟踪工作,确定完之后,一夜无眠

进了自己的家,父亲坐在沙发上抽烟,我觉得他可能也没心情看电视,看他的花了,自己这么大人了,还连累父母操心,真的很愧疚,我告诉他说爸,挺晚的了,赶紧去休息吧,他嗯了一声。我就走进自己的房间,只脱了最外面一层的衣服,拉开被子蒙住脑袋,控制着自己不再去想这件事。但是真的能力有限,我完全不能阻止住大脑,所以我决定用商业的角度来看待这件事情,因为我只有在工作上,才能出现冷血的一面。我把倩想象成一个竞争对手,我们在同时竞争一个客户,她暗地里使了阴险手段去做客户被我发现,我用尽了一切办法把她踢出局,最后对自己说,这就是商业游戏,输不起就别玩。想完后心里稍微舒服了一些。不知道过了几个小时才睡着了

第二天我早早的就起了床,因为基本没怎么睡,洗漱完毕后打开房间门,等待黄哥他们过来找我,7点多点儿黄哥他们进来了,我们一起去吃了点早餐,吃饭的时候我告诉他们说上午我和黄哥去买微型摄像机,小李和小爱去银行守候,等到倩到单位后打给我们。大概交代一遍后,就分头行动了,黄哥开面包车拉着我,我坐在后面,小李和小爱打车去了银行。
中途路过一个批发市场,我叫黄哥停了一下,进去买了一身很普通的衣服在里面换上了,还买了一顶帽子戴上,这样比较保险一些。随后直奔电子市场,到达后我没有下车,让黄哥自己去选一个,回来我结账,要选那种很小的,可以放在遥控器或者其他物体里那种,黄哥说知道,这种事比我有经验。我就这么安心等着,半个小时左右黄哥拿着东西回来了,我看了一眼,确实不错,大小只有一个二极管那样,可以放在一个物体里不被发现,黄哥告诉我说刚才小李打过电话来了,确认倩已经到了单位,问我下一步怎么安排,我说我们开车转转,过了10点去我家(因为我怕邻居早晨上班撞上,所以避开时间)。
10点左右,我们开始往我家里走,到达小区门口后,我给黄哥说了我们的单元和门牌号,告诉他不用担心,这小区没有监控。然后给小李打了电话确认倩一直在单位,没有出入,这才让黄哥拿着我的钥匙去了我的家里,说实话,我挺信任黄哥的,虽然接触了才1天多点,但是他这个人办事情和我差不多,沉着稳重,不像那种乱七八糟的人,所以我也没担心他进我家后会拿什么东西之类的事情,其实主要还是我的心思并不在这,和丢一些东西相比,可能搞清楚婚姻状况更重要一些。
我就在车里,躺在后座上,静静地抽烟等待着,中途怕出什么乱子,碰上隔壁的邻居,看见黄哥开门之类的事情发生,所以特意打了一个电话问了一下,黄哥说已经进来了,没人看到,可以放心,这才安下心来。过了将近10多分钟,黄哥电话打过来,问我家里哪有改锥,十字的,我说在客厅柜子的下面有个工具箱,里面就有,随后挂了电话,整个流程大概耗时40分钟,黄哥再次打电话来让我把车开到隔壁楼停下(因为这种针孔摄像机好像有效距离只有50米,再远需要加什么信号扩大器,黄哥没有买),开电脑,试试效果,我打开后,问黄哥操作流程,他告诉我打开那个软件,打开后出现了2个探头的画面,一个在客厅,一个在我们的卧室,画面是黑白的,清晰度还算可以,大概可以看见全景,我看到黄哥来回在屋里走动的效果之后告诉他可以了,出来吧,随后10分钟左右他锁好门回到了车里。回来后告诉我一个探头放在了客厅的花的枝干上面,用透明胶带粘上的,因为那盆花叶子很大,所以遮盖起来完全没问题,另外一个探头他是把卧室里的表打开了,将探头放在了指针中心的位置,我有些担心怕倩看表时发现,就问他明显不,他说如果不是特意看,绝对看不出来,尤其是在晚上,更没问题。就这样,我们俩开着面包车回到了宾馆。黄哥今天也不出去了,小李和小爱他们跟着他有段时间了,所以办事他还是比较放心的,回来后他就把昨天整理的照片拷贝到我的电脑上,然后告诉我说晚上他们要把车开到小区楼下,这样才能观看到里面的情况,问我去不去,我有些担心,怕如果真的拍到了什么东西,黄哥他们万一不讲究,把这些东西拷贝下来放到网上供人下载,可能倩到时候就会名誉扫地,所以我问黄哥说能不能录完之后拿回来只给我一个人保存,黄哥告诉我说没问题,他们经常处理婚外情的事件,跟着一起去抓奸夫淫妇的事情都很多,对那种床上的画面不是很感冒,职业素养也没那么低,这我才放了心,黄哥随后去房间休息了,我在屋里仔细翻看着昨天他拍的照片。

第二天醒来洗漱完毕后,就下楼买早饭,在回来的路上母亲电话打给我问我在哪,我说在楼下买早饭,正在往回走,她让我赶快回家,我说知道了,进门后母亲让我坐到沙发上跟我说:你心还真大,现在都这种情况了还吃得下饭,我想缓解一下气氛,所以装着笑脸说:什么事儿我也得吃饭啊,你不能让你儿子饿着啊。她没回答我,沉默了一会儿开始跟我说昨天晚上我出门后发生的情况:倩使劲挣脱着母亲的手,但是还是被母亲拉到了沙发上,倩哭喊着说妈你快点把K叫回来,母亲按住她,但是对于我坚决离婚的态度母亲实在说不出口,只是反复劝着倩说你让他冷静冷静,你先也别哭了啊,病刚好,不能情绪起伏太大。K这个人办事会有他的方法,我想他过两天一定会回来找你商量解决办法的。母亲说完倩就倒在母亲怀里哭,哄了好半天,终于不哭了。但是说又出现了呆滞的眼神,母亲叫她进屋睡觉她也不动,母亲也不敢自己去睡,怕她有事。所以就在客厅陪着她坐着,过了一会儿倩说妈你去睡吧,我没事,一会儿我就去睡了。母亲再三询问后就去卧室休息了。第二天早晨起来看见倩抱着双腿还在沙发上坐着。就要出去给她买饭,倩说不用了,然后说自己已经没事了,让母亲回家,然后把我叫回来,她保证这次一定会好好的和我谈,不哭也不闹。母亲听完后放心了,就赶回了家里。我听完她说之后,决定下午去倩那里,所以拿起手机给她打电话,确是关机,于是就打家里电话,问她怎么样,她说没事,我说下午我们好好聊聊,她嗯了一下。然后我就挂断了电话。中午吃过饭后,我打了车就去了我们的“家”里。

中午我和黄哥一起出去吃饭,简单聊了聊,黄哥告诉我说,原来调查这种出轨事件时,他碰到过各种处理办法,有的是老公出轨,媳妇当场以自杀威胁的,有的是老婆出轨,老公带着一些朋友直接冲到旅馆把奸夫和自己媳妇打个半死的,各种各样的情况应有尽有,但是看到像我这样不着急不着慌的还是第一个,我勉强的笑了笑,心里想其实我晚上躺在床上落泪的时候又有谁知道呢。吃饭的时候给小李打了个电话,他们那边一切正常,中午那个男的没有出现,倩和同事一起出去吃的饭,了解完后就挂了电话,我和黄哥吃完饭就回到宾馆,我依旧在躺在床上,给单位的哥们儿打了个电话问有没有人找我,他说没有,随后我继续躺着。大约到了4点的时候黄哥敲门进来,说他该出去了,问我一起去吗,我说不去了,晚上等他们消息,再次跟黄哥说了一下,录完的东西不要拿给别人,交回给我就好,他肯定的回答了一下之后就走了。我打开电视,无心的观看着,6点10分左右接到黄哥电话,说有情况了,那个男的接了倩出去,他们正在跟着,我告诉他说那就继续吧,到了目的地之后告诉我。然后挂了电话。
大约6点40左右黄哥的电话再次过来,说倩他们去了超市,要不要跟进去,我说不用了,就在门口等就好,别暴露,因为这两天始终是那辆面包车,我怕引起怀疑。过了一段时间黄哥打电话说他们买了一些菜和一小包东西,现在的目的地好像是我家,他们一直在跟着,我告诉黄哥说不用打给我了,晚上回来再详细说情况吧,随即撂了电话。
此时脑子里出现了无数的画面,心也跳的厉害,如果倩晚上在那个男的身下使劲喘息的画面被我看到的话,我真的不知道还能不能控制住自己,我冲进厕所,把面盆堵住接满凉水,一头扎进去,头脑稍微冷静了一些,然后给倩拨了一个电话,语气依然是和没发生情况一样,问老婆在干吗,我想你之类的话。“缠绵”完后就挂断了,我真的很佩服女人有时真的很能隐瞒,居然一面和自己的老公通着话,之后便和另外一个男的亲热,顿时感觉心里差不多已经对所有女人都丧失了信心,人们都说7年之痒,但是我们结婚才刚刚不到2年,这种事就发生在我的头上,我真的想不明白,我把自己的一切都给了她,她喜欢的东西,我甚至从来没有说过“不”。每天早晨我都是为她准备好早餐之后才去上班,工作之余常常会想到抱着她甜蜜的样子,遇到刮风下雨的天气,我都第一时间把衣服和雨伞送到她单位,深夜她饿了,我打车去很远的24小时肯德基给她买汉堡,我随时准备给她买让她惊喜的礼物,以便换取她的幸福感,这一切的一切,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,我努力的在找自己的错误,但是真的不知道在哪里,在爱情方面我全身心的投入给了她,对别的女人都置之不理,我真的想冲到她面前让她告诉我我到底哪儿做的不好,想着想着眼眶又有点湿。擦干后站在窗台上抽烟,等待着黄哥他们回来。

迎合一下大家的讨论吧
一.很多朋友说我岳父母和我父母都很冷静,很奇怪。我说一下,倩的父母在我看来真的不冷静,倩的母亲本来就属于强势的类型,在外面更是好面子,一下子通着我父母知道自己女儿出轨,根本受不了,所以打了倩,那个耳光我记得很清楚,声音很大。但是我从内心中也知道,她还是深爱着自己的女儿的,无论什么过错都会原谅她,要不她那天就不会和我说让我别把这件事外传的事儿了,我知道她从最开始的愤怒已经慢慢转化为哀伤了。至于我的父母,我写的情况也属实,他们在得到这样的消息的时候,也只能接受,他们不能像倩的母亲一样一耳光煽过去(不过我想如果是我出轨,那等待的就不是一个耳光了),因为那不是他们的孩子,他们没资格去打。也没有拽着我立马就走,从此离婚互不相干,原因如下,我父亲是属于那种表面不会太多话,但是内心刚强的人,完全是一个憨厚老实的人,母亲完全就是属于善良的不能再善良的人,恨不得杀鸡都不忍心看。另外就是倩平时对他们非常好,我敢很肯定的说,倩对我父母做的甚至超过了许多女儿对自己的亲身父母。还有一点原因我觉得可能就是他们现在岁数也不小了,想早点抱孙子了,不愿意看到自己孩子家庭产生破裂,这也是每个家长的心愿,所以他们宁可让我受委屈,也尽力撮合。如上几点,就是刚才几个朋友说的我父母和我岳父母“冷静”的态度。
二.许多网友说我写的太细了,挑出来一些细节让我辩解,其实我真的不打算去辩解,因为我并没有指望从这里得到什么,它不能给我带来经济利益,不能给我带来物质享受,如果说我是一个闷骚型的人,靠着在网上赢得一点点击率来满足内心的需求的话,我觉得我出去多跑跑客户赚些钱还是更实在的,我现在还没有自己独立的一套住房,说起来真的很可悲,我一直都在尽最大力来追赶。至于一些细节问题,比如发烧多少度啊,为什么关键谈话总是被电话打断之类的,我也在尽力的回忆一些事情,有些东西真的是刻骨铭心,我不能保证我在这里写的每一个数字都是准确的,因为确实过了一些时间,但是记不清的我就把大概数字写上了,比如各种时间等等,我完全不可能记得那么清晰,而且互相的对答也一样,在家里我们都说家乡话,我不能把原话直接摆上去,虽然我是北方人,但是家里有一些方言还是大家不会懂的,况且那样写估计会让很多人笑话,完全是小学生在写作文,所以其中肯定是加了一些文字性描述在里面的。

下了车走在进家的路上,我脑子里不断的在想如何来跟她谈离婚的事,可是乱的很,不知道从哪做起。不过有一点始终不会变,那就是一定会离婚。我没有停留,到了门口开了门,看到倩坐在沙发上,抱着腿,在看窗外,见我进来了就立马站起来要走过来,我怕她又要闹,所以跟她说你坐那吧,我找口水喝。她就坐在沙发上等我,我去厨房拿了两个杯子,进去之后发现昨天晚上的剩菜剩饭好像丝毫没有动过的痕迹,于是在厨房里对着客厅说:你还没吃饭吧,我把这饭菜给你热热。倩说我不饿,你喝完就赶快过来。我拿了两个杯子倒了两杯水,一杯给自己,一杯递给倩,她接过来放在一边,然后就盯着我看。让我很意外,她不哭也不闹。
就这么一直盯着我,我觉得有些沉闷,所以决定打破尴尬:发烧好利索了吗。倩点了一下头,没说话。我说那我们聊聊吧,有些事情我今天就摊开了说,我也希望你能接受,不要再耍性子了。我认为。。。没说完的时候倩打断了:你决定离婚。然后继续盯着我看,我也看着她,我没想到她会替我把话说了。我不知道怎么继续的时候她继续说:我知道你肯定会离婚的,虽然直到昨天晚上你出门的时候我还不相信你会这样做,但是我想了一夜,想明白了,第一次晚上你甩开我离去的时候我理解不了,所以拼命挽回,接下来我以为生病这段时间你真的能把这件事过去,所以我也尽自己最大力,给自己发毒誓,以后会拼了命来挽回。但是昨天晚上你再次甩开我的手头也不回的走开的时候,我慢慢的想通了,你是不会走回头路的人。所以你一定会和我离婚。说完继续看我,我没应答,算是默认。
倩说:我长大了,我再也不哭闹了,但是我想在离婚前最后求你两件事,求你答应我。我不知道她要求什么,也不敢盲目答应,只能说:先说说看吧。倩说:我把这次事情的经过都讲给你听,无论你愿意不愿意,都让我说完,我不求说完后你能原谅,但是只是不想让我们的婚姻结束的时候在你那里还留有疑问,我自己也实在憋得难受,没办法和别人说。说完求你再陪我过一个工作日和一个周末,下周一我一定答应你所有要求。她说完就看着我,我能感觉到那种期望得到肯定答案的眼神。
我拿出来烟点上,然后说:你说吧,我听着。倩就开始讲述:那个第三者叫小海,倩他们之前不认识,是在一个朋友的生日上认识的,一桌人在一起吃饭,那个男的坐在她旁边,似乎影响力很大,一桌人除了寿星就是他是主角,不断地挑起聚会的高潮。期间也和倩不断的在单独交谈,内容就是问一些工作,生活情况的寒暄。倩只是礼貌性的应答着,结束了饭局他们一帮人又去了KTV唱歌,完事后小海开车送倩还有另外一对夫妻朋友回家,倩本来以为不顺路,就想自己打车回来,但是架不住朋友们的热情,又怕大晚上的不安全,倩说让我老公来接我,但是还是被朋友们推推搡搡的推上了车(我想那些朋友们没恶意,只是想让倩搭个便车而已),小海把车驶向了那对夫妻朋友的家,倩在车上说你把我送到**路口就好了,我打个车就很近了,但是小海没有停车,说自己开快点,马上到。(倩说的那对夫妻住的小区在东面,我们住在北面),把那对夫妻送回去之后又开始往我家走,中途不断地和倩聊着天,内容无非还是东扯西扯之类的话,送到楼下后小海要倩的电话,倩说不方便就上楼了,他开车就走了。
过了2天倩接到短信,是小海的一些问候之类的话,猜想到了是他,所以没有回信息,删除了之后打电话给好几个朋友问是谁把自己电话透出去的,最后问到了,倩很生气的告诉她以后别乱传电话就挂断了。谁知道随后源源不断的来着信息,倩怕我看到,所以都是赶快删除的,晚上到家就赶快关机,我也没有查她电话的习惯,所以一直都相安无事。有一次我出差,大概有一个多月,倩本来就很反感我出差,她是一个很依赖人的女孩儿,加上我出差我们每天都只能在睡觉前通一个电话(因为我的工作性质的原因,白天大部分时间都要陪客户讲方案,聊单子,晚上还要应酬他们喝酒,倩很能理解人,所以打一个电话被我挂掉后,她就知道我一定在陪客户,所以每天都是等着我忙完给她打完电话她才睡),所以给了小海可乘之机,他这时候不断的关心打动了倩,所以倩回了一些短信给他,相互聊起天来,她说平日里有几个要好的朋友都是结婚了,晚上下班后不想打扰人家的夫妻生活,所以一直没人倾诉,只能和一个看似陌生人的小海倾诉。有一次小海在倩下班后约她吃饭,倩觉得每天自己回家都很无聊,又不能和我随时联系,就把这顿饭当做和一个普通朋友的聚会,然后赴约了,饭中他们聊得很开心,倩也倾诉了很多事情,就这样,倩有了依赖性,只要一想到回家我不在,小海一约她她出出去。慢慢的走进了陷阱。
倩说这个小海承诺不会破坏她的家庭,他只求能在我出差的时候给倩一点温暖就够了,其他没要求。第一次他亲吻倩的时候得到了一巴掌,之后便不断的道歉,说自己控制不住自己,他很爱倩之类的话。可能女人都是心软的,慢慢的倩就接受了。发生了接下来的事情。
倩说她把小海当成我,这样即便我出差了也能陪在她身边,所以只是我出差的时候她们在一起,只要我回来,倩就把状态立马调整过来,断绝和小海的一切联系,安心陪在我身边,可是我一出差,她就又控制不住自己,联系起了小海。慢慢的在我出差回来后,她们偶尔也会在一起吃饭,但是从来没有上过床。倩也和他说过,任何人都不会影响到她的家庭,并且直接告诉他,自己最爱的人永远是我。所以每次我回来后倩都会提前一天告诉他不和他联系了。但是这个人似乎控制性也很差,不断发信息叫倩出来吃饭,倩怕我察觉到,所以每次我在家的时候,倩和他吃饭都是应付的态度,吃完就匆匆赶回家陪我,上一次我过生日那天,倩本来是记得的,但是小海那天打给她说自己被父亲打了,郁闷的快疯了,让倩无论如何也要出来陪他吃顿饭,倩以为去应付一下就马上回家,但是没想到那个人悲伤的情绪使倩产生了怜悯,所以就一直陪着他吃饭,到9点多吃完发现很晚了,自己手机又没有电来告知我一下,回家后只能以忘记的理由来骗了我。倩说她始终不相信自己会爱上两个男人,到现在也不相信,那个男人只是我的影子。
天真的倩一直以为这种生活很好,我随时都在身边,直到那些照片和视频完全把她打到了地狱,她才清醒过来,我是我,小海是小海。两个独立的人,一个是丈夫,一个是情夫。她说开始自己相信,拼了命,一定能把我留住。但是昨天晚上,那个从前深爱着的丈夫,那个任何事情都依着她的老公,在昨天晚上自己声嘶力嚎的拉扯依旧头也不回的走开的时候,她才知道,是自己的天真把一切都毁了,不再有回头路了。
她说她知道,也想明白了,让我每天脑海里面对着那些不堪入目的镜头挣扎,如果她再继续纠缠,即便能挽留住,也是份破损的婚姻,永远有阴影,她会尊重我的决定。她昨晚想明白后,心里只有刚才说的那两个要求,她把自己这段经历摊开给我,并不是要阐述自己的无辜,而是想让这段婚姻没有遗憾,透明的结束。
她讲完了这段事情后,我手里已经掐灭了第五根烟,看着她说:完了吗。她眼中有泪水但是没掉出来,说:完了,这就是全部的事情。你能答应我刚才说的第二个要求吗,再陪我过一个周五和一个周六日,过完之后我一定同意离婚!我站了起来对她说:周五早晨我过来。然后转身往门口走,倩在后面跟着我,我那时能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颤抖,我能明白自己那时的感受,我坚持离婚,坚持不原谅,原来都是自己在想的,但是等到倩想明白,同意离婚的时候,我才知道一切真的结束了,永远没有了。甚至当时心里有一种恨,恨她为什么不再多求我一下,恨她为什么不再哭不再闹了,或许真的这样过一段时间,我也能让事情过去的。那时我才知道,自己的冷静,自己的无情,原来都是自己骗自己,我根本还在爱着她,而且爱的很深,即便她伤透了我的心。
在将要开门的时候,我觉得这些天的忍受真的到了极点,我的内心不再能承受了,我转过身来,双手握住倩的肩膀使劲摇晃,力气大到摇的她浑身都晃了起来:倩,是你的不自重毁了我们的婚姻!毁了一切,你明白吗!她被我说的眼泪流了下来,却没有说一句话,我再次使劲控制着,喘了一口长气,说对不起。然后走出去关上门,一路跑到马路边上,打了一辆车走了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相关文章